社群貿易再造塑膠

在The Body Shop,我們承諾以與別不同的方式應付塑膠危機。了解我們如何以來自印度班加羅爾的社群貿易再造塑膠為人們和地球爭取。我們的貿易能協助廢件採集者,讓他們獲得更衛生的工作環境、更公平的薪金,以及他們應得的尊重和認同。

塑膠問題有多麼嚴重?

眾所周知,塑膠污染已經成為全球性的危機,而地球正在淹沒在塑膠之中。它影響海洋和海洋生物,同時亦對人們產生影響。

在印度,約有三分之一的廢件是未被收集的。有150萬名廢件採集者,以非正規的組織收集這些廢件。我們正在與一個以班加羅爾為基地、自豪地稱自己為「綠色力量」的組織合作。他們與廢件採集者合作,這些廢件採集者都是無名英雄,孜孜不倦地清理城市的街道。

然而,廢件採集者主要都是「達利特」,亦即是「賤民」,是印度種姓制度中最低賤的社會群體。這亦意味著他們容易受到歧視和必須接受惡劣的工作條件。

這亦是為甚麼我們想做的不僅是抵抗污染,而且更希望推動社會變革,並幫助賦予人們權利。

塑膠廢物如何影響人們?

30億人口

全球有超過30億人口居住在沒有廢物管理的國家——亦即接近全球一半人口。

150萬廢件採集者

單單在印度便有150萬名廢件採集者在非正規的界別工作,清理他們的街道和城市。

塑膠價格不穩定

2015年,廢件採集者收集塑膠廢料的價格*下跌了60%。而這個價格最近還在進一步下跌。

廢件採集者十分脆弱

廢件採集者容易受到騷擾、流離失所,而且無法獲得健康和財務服務。是時候賦予他們權利、支援和尊重。

*有關價格下跌60%的資料由Plastics For Change根據其調查所得。

我們可以如何提供協助?



透過社群貿易再造塑膠幫助賦予人們權利

在The Body Shop,我們承諾以與別不同的方式應付塑膠危機。

不使用塑膠並不是唯一的答案。如果負責任地使用,塑膠也能夠可持續使用,所以,我們應該展示對塑膠的熱愛,而且用得其所。

大量循環再造的塑膠資源早已存在,這亦是為甚麼我們開始使用來自印度班加羅爾的社群貿易再造塑膠。

這不單止有助解決現有問題,同時亦能幫助賦予廢件採集者權利,讓我們支持的班加羅爾廢件採集者能夠得到更衛生的工作環境、更公平的薪金,以及他們應得的尊重和認同。

我們從哪裡購買塑膠?

認識我們的社群貿易夥伴——
PLASTICS FOR CHANGE

Plastics for Change 是一個謀利組織,它和當地非政府組織Hasiru Dala 和Hasiru Dala Innovation (HDI)合作,為班加羅爾的廢件採集者提供穩定的收入和更好的機會。

這些夥伴關係幫助邊緣化的廢料工人和廢件採集者,以他們專業的知識,融入有組織的廢物管理。對於HDI而言,改善廢件採集者的生計是其重中之重的關注,從而讓他們可以提高其謀生技能。他們還提供其他有用的技能培訓,包括城市園藝等。

認識這些讓我們的夥伴關係變得可行的人們

認識 ANNAMMA

Annamma從小時候開始便是一名廢件採集者。而如今,她是Dry Waste Collection Centre 的經理。

憑藉 Plastics for Change和 Hasiru Dala的幫助,Annamma 獲得管理培訓,現在,她聘用了一些人來工作,當中還包括她的丈夫。

Annamma的女兒正在就讀一個塑膠工程課程。Annamma 亦希望她的女兒能夠留在廢物管理行業之中。

認識 KRISHNA

Krishna 也是Dry Waste Collection Centre 的經理。

他有一個艱辛的童年,當他們失去父親時,母親只能掙扎求存,後來,他發現可以通過廢件採集賺錢,並讓他建立了自己的未來。

在Plastics for Change和Hasiru Dala的幫助下,Krishna從全城24個不同地點收集廢件。現在,他管理著一個為三星級酒店提供每月廢物收集服務的團隊。

Krishna對班加羅爾其他廢件採集者的未來充滿抱負。

我們會以購買回來的再造塑膠做甚麼?

我們已經開始在250毫升洗髮露和護髮素包裝瓶使用社群貿易再造塑膠。***

當我們收集了塑膠,並在廢物分類中心分類後,我們便會將之清潔、壓縮成捆,並運送到歐洲,然後在那裡進行再造、嚴格清潔和消毒。從中所得的樹脂按食品級標準進行測試,然後轉化為塑膠顆粒,並再循環再造成為我們的包裝瓶。

未來,我們希望從合作夥伴那裡購買更多的社群貿易再造塑膠,讓我們可以在更多的產品包裝中使用,並努力實現更具可持續性的業務。

我們知道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不要擔心,這只是我們社群貿易夥伴關係和應對塑膠危機的承諾的開始。誰知道我們下一步還可以共同實現甚麼呢?

*** 100%循環再造塑膠中含有15%社群貿易再造塑膠,但不包括瓶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