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te navigation Skip to footer

世界生物橋任務

2016年,我們開展了一個野生環境保護任務:在大自然搭建生物橋。

我們的世界生物橋任務有一個非常具體的目標:在被破壞的景觀中復修生物橋或野生自然通道,以幫助瀕臨滅絕的物種重新連接、交配和繁衍,同時幫助當地社群更可持續地生活。

河

透過我們的「世界生物橋任務」活動,我們的顧客可購買特定產品或在參與商店購物,當中收集的捐款會直接幫助建立生物橋。這些資金協助改善了當地社群的生活,並保護了越南瀕臨滅絕動物的棲息地,Reggie 猩猩是越南瀕臨滅絕的動物之一。在您的大力支持下,我們為建造令人難以置信的7500萬平方米的生物橋作出了貢獻。我們為這次任務感到非常自豪,雖然任務已完成,但保護大自然的工作仍在繼續。

猩猩在吃東西

印尼巴丹托魯 BATANGTORU, INDONESIA

在印尼,我們資助了 Orangutan Land Trust 和 Yayasan Ekosistem Lestari 於蘇門答臘巴丹托魯生態系統的工作。這項目保護了最南端的瀕危紅毛猩猩和蘇門答臘虎種群。對 Orangutan Land Trust 的資助是對 Yayasan Ekosistem Lestari 和蘇門答臘猩猩保育計劃的支持。

於2017年12月,科學家在這生物橋內發現了一種新的物種 ─ 塔帕努利猩猩。但它們只剩800種,正式成為世界上最瀕危的巨猿。

猴子在吃東西

越南 KHE NUOC TRONG, VIETNAM

在2016年,我們在越南 Khe Nuoc Trong 森林開展了首個生物橋計劃。狩獵、偷獵和小規模木材採伐是 Khe Nuoc Trong 面臨的主要威脅。與 World Land Trust 和當地合作夥伴越南自然保護中心合作,資金已用於保護森林和很多以森林為家的物種,包括瀕臨滅絕的白臀葉猴。

我們選擇 Khe Nuoc Trong 是因為其生物多樣性,同時也是為了幫助提高人們對世界各地「不為人知 」的棲息地日漸喪失的認知。

猴子在樹上搖擺

印度梅加拉加羅山 GARO HILLS, MEGHALAYA, INDIA

我們與 World Land Trust 及其當地合作夥伴印度野生動物信託基金合作,透過建立村莊保護區森林和復修600萬平方米的棲息地,協助保護印度加羅山的印度象和西胡洛克長臂猿。

男人的臉

塞拉聖塔克魯斯保護區,危地馬拉 SIERRA SANTA CRUZ RESERVE, GUATEMALA

項目位於危地馬拉聖克魯斯山脈保護區,由 World Land Trust 和當地合作夥伴 Fundación para el Ecodesarrollo y la Conservación (FUNDAECO) 管理。World Land Trust 於2017年10月發起籌款活動,在共62.5萬英鎊的捐款中,我們捐贈了10萬英鎊。

自20世紀90年代末以來,這地區出現了森林砍伐有兩大原因:棕櫚油產量的指數增長和可卡因毒品貿易,令土地擁有者有所得益,他們推動了養牛業的擴張,對森林帶來了極大影響。FUNDAECO 為位於保護區南部的當地 Q'eqchí 社群提供替代就業和創造收入機會。這減少了被長遠侵佔非法開採資源的可能性。

我們承諾幫助人民和地球。獲得當地人支持是這項目的重要一環,而 FUNDACAO 與離保護區最近的社群緊密合作。他們正開展兩個發展計劃:培訓 Q'eqchí 婦女成為旅遊餐飲業者,以及與當地漁民一起養殖本地魚種。

人們在植樹

坦桑尼亞 SELOUS-NIASSA 野生動物走廊 SELOUS-NIASSA WILDLIFE CORRIDOR, TANZANIA

在坦桑尼亞,我們與新的合作夥伴 Mpingo Conservation & Development Initiative (MCDI)合作,這非政府組織目前已保護了超過42.1萬公頃的土地。他們的使命是通過促進森林資源的可持續和社會公平使用,推動坦桑尼亞的森林保育和社群發展。

這項目解決了在 Selous-Niassa 自然通道內擴大可持續社群林業的主要障礙。目的是保護世界上的一些瀕危物種,並使7個社群有能力創造足夠的收入,以支付管理其當地保護的森林保護區的100%的費用,並確保自然森林的長遠保育工作。

這片森林有兩個國家級大象遷徙走廊穿過,還包含了非洲現存野狗數量的一半以上也棲息在此。當地森林中受到威脅的其他主要哺乳動物包括非洲獅、豹和河馬。

鷹飛

爾吉斯斯坦南部費爾加納山谷 FERGANA VALLEY, SOUTHERN KYRGYZSTAN

該項目與保育慈善機構 Fauna & Flora International (FFI)合作,重點保護位於費爾幹納山谷的野生水果和堅果林。

這些位於亞洲中部的森林在全球具有重要的保育意義,但它們已經急劇減少,並繼續逐年下降,許多物種已瀕臨滅絕。原有的森林面積只剩下5-10%。

我們與 FFI 合作,承諾恢復4百萬平方米的森林,與當地社群、林業單位和地方政府合作,開展種植、保護和再生本地受威脅樹種的活動。他們的工作重點是彌合已分散的森林,提高樹木數量1萬棵,以增加森林的連通性和改善森林健康。

樹上的樹熊

澳洲昆士蘭州的諾薩 NOOSA, QUEENSLAND, AUSTRALIA

澳洲昆士蘭州各地的毀林情況最近達到了災難性的程度。諾薩生物圈社群Noosa Biosphere Community積極保護諾薩現存的樹熊和樹熊棲息地。在整個澳洲,特別是在昆士蘭,由於樹熊棲息地被破壞,包括叢林火災,樹熊的數目在大幅下降中。

我們支持計劃並期望提高人們對這項目,以及澳洲等發達國家棲息地面臨日益嚴重威脅的認知。在其5萬英鎊的資助下,我們開展了在諾薩Noosa為期10年的項目、提高人們對這項目的認知,以及資助種植12,000棵桉樹(樹熊的糧食!)。這項目使超過30萬平方米被清除的土地復原成為樹熊的棲息地,並形成一條能連接東北部殘餘植被的通道。

河谷

英格蘭格洛斯特郡懷爾谷 WYE VALLEY, GLOUCESTERSHIRE, ENGLAND

在英國,我們與保育慈善機構 The Woodland Trust 合作,並開展了一項幫助保護和連接 Wye Valley 和 Forest of Dean 的古老林地的計劃。The Woodland Trust 是英國領導林地保育慈善機構之一,目的是改善生物多樣性,增進人們對林地的喜愛,並強調樹木能淨化空氣和水、儲存碳、防止水災,以及有利於健康和福祉。

改善懷伊河谷和迪恩森林之間的連接,可建立英格蘭最大的林地生態系統之一,並透過重新引入松樹貂,有助實現該地區重新造林的長期目標。

豹的臉

高加索野生動物保護區,亞美尼亞阿拉拉省 CAUCASUS WILDLIFE REFUGE, ARARAT PROVINCE, ARMENIA

World Land Trust 與保護野生動物與文化資產基金會(FPWC)合作,共同幫助修復南高加索史上第一個私人保護區。該地區的棲息環境面臨兩種嚴重威脅。第一種是無管制的狩獵和偷獵,極稀有的物種會被殺死。第二種是非法採伐、採集植物、過度放牧和人為引發的山火,會促使野生動物棲息地退化和破壞。

社群參與是這項目的核心。租用土地作保育用途的款項將投入社群發展項目,例如改善道路、照明基礎設施,以及當地學校。

貓的臉

印度馬哈拉施特拉邦,雷納吉里區西高止山脈 WESTERN GHATS, RATNAGIRI DISTRICT, MAHARASHTRA STATE, INDIA

西高止山是生物多樣性熱點。我們出資10萬英鎊,用於保護280萬平方米的棲息環境。西高止山是印度西海岸內陸的一條1,600公里的山脈鏈。它們的歷史比喜馬拉雅山還要久遠,並且因其極高的生物多樣性而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西高止山有300多種全球瀕危物種(IUCN 紅色數據清單),包括亞洲象、老虎和鏽斑貓 ─ 世界上最細小的貓! 地區森林和生物多樣性所面對的主要威脅是源於砍伐森林,原因是腰果和芒果種植園、伐木、建築,以及森林保護缺乏執法和監管。

熊的臉

南加里察州,扎莫拉-欽奇佩省,厄瓜多爾 NANGARITZA CANTON, ZAMORA-CHINCHIPE PROVINCE, ECUADOR

南加里察保護區位於地球上生物和文化最豐富的地區之一。南加里察有很多受威脅的物種,其中一些僅限於厄瓜多爾和秘魯地區。保護區域內受威脅的哺乳動物有美洲虎、山貘、羚羊和眼鏡熊。

非法採伐、不受管控的採礦和修建橫穿該地區的新公路是森林砍伐的主要原因,這對保護區帶來重大的威脅。礦場數量的上升也增加了污染的風險。World Land Trust 正努力購買受威脅的森林地區,來擴大位於厄瓜多爾的南加里察保護區。

黑猩猩的臉

盧旺達寧威國家公園 NYUNGWE NATIONAL PARK, RWANDA

位於盧旺達西南部的寧威國家公園(NNP)是該國最大、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國家保護區。NNP 擁有200多種不同的樹木,包括85種不同的哺乳動物、13種靈長類動物(包括東部黑猩猩)、278種鳥類、32種兩棲類動物和38種爬行動物!我們與 NNP 合作並出資10萬英鎊,以保護66萬平方米的棲息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