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 BIO-BRIDGE 工程

2016 年,我们加入了一项野生环境保护工程:在大自然中建造生态桥。

我们的“世界 Bio-bridge 工程”目标非常明确:帮助遭到破坏的环境修复“Bio-bridge”或野生动物走廊,让濒危的物种重新群聚、繁衍生息,同时帮助当地社区践行更加可持续的生活方式。

河流

在“世界 Bio-bridge 工程”活动推广过程,热心顾客购买指定产品或在参加活动的门店购物后,他们的消费会转化为捐款直接用于 Bio-bridge 的建设。这些资金不仅帮助改善了当地社区的生计,还帮助保护了像白臀叶猴这种在越南濒危的动物的栖息地。在广大消费者的帮助下,我们得以建造 750 万平方米的浩大 Bio-bridge 工程。我们对这项工程感到极其自豪,虽然它已经圆满结束,但我们保护自然的脚步不会停止。

吃东西的猩猩

印度尼西亚巴丹托鲁

在印度尼西亚,我们资助了猩猩家园信托 (Orangutan Land Trust) 和可持续生态系统基金 (Yayasan Ekosistem Lestari) 在苏门答腊巴丹托鲁生态区的工作。该项目帮助保护了该国南端极度濒危的猩猩和濒危的苏门答腊虎数量。猩猩家园信托获得的资金还支持了可持续生态系统基金的工作和“苏门答腊猩猩保护计划” (Sumatran Orangutan Conservation Programme)。

2017 年,科学家们在这个生态桥内发现了一个新物种——达班努里猩猩。这种猩猩目前仅存 800 只,已经正式成为世界上最濒危的大猩猩种类。

吃东西的猴子

越南溪山努尔卡仲森林

2016 年,我们在越南溪山努尔卡仲森林 (Khe Nuoc Trong) 发起了第一个生态桥项目。狩猎、偷猎和小规模伐木是这个地区面临的主要威胁。通过与世界土地信托及当地越南自然保护中心 (Viet Nature Conservation Centre) 的合作,资金已用于保护这片森林和其中的很多物种,包括濒危的白臀叶猴。

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是我们选择溪山努尔卡仲森林的原因,以提高人们警觉,重视世界各地一些容易被忽视地区逐渐失去的栖息地。

在树上摇摆的猴子

印度梅加拉亚邦加洛丘陵

我们与世界土地信托及其当地合作伙伴印度野生动物信托基金 (Wildlife Trust of India) 一起,通过创建村庄保护林和恢复 600 万平方米栖息地,帮助保护了印度加洛丘陵地区的印度象和西部白眉长臂猿。

男士的脸庞

危地马拉圣克鲁斯山脉保护区

世界土地信托和危地马拉当地合作伙伴 Fundación para el Ecodesarrollo y la Conservación (FUNDAECO) 管理的一个项目位于圣克鲁斯山脉保护区。世界土地信托于 2017 年 10 月发起了“宝箱” (Treasure Chest) 呼吁,共募集款项 62.5 万英镑,其中 10 万英镑由我们捐献。

自 20 世纪 90 年代末以来,圣克鲁斯山脉保护区有两大造成毁林的因素:即棕榈油产量和可卡因毒品贸易成指数式增长,造富了一批靠扩张养牛业发家的土地所有者,从而对森林产生巨大影响。FUNDAECO 主要为保护区以南的 Q´eqchí 社区提供替代性就业和创收机会。借此减少长期非法侵占榨取资源的可能性。

我们致力于造福人类和保护地球。当地人民是该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 FUNDAECO 与距离保护区最近的社区展开密切合作。FUNDAECO 在当地推行了两个发展项目:一个是培训 Q’eqchí 妇女从事旅游餐饮业,另一个是与当地渔民一起养殖当地鱼类。

种树的人

坦桑尼亚塞卢斯-尼亚萨野生动物走廊

在坦桑尼亚,我们与新合作伙伴 Mpingo Conservation & Development Initiative (MCDI) 展开合作,他们是一个非政府组织,至今已保护了超过 42.1 万公顷土地。他们的使命是通过社会公平可持续地使用森林资源促进坦桑尼亚的森林养护和社区发展。

该项目解决了在塞卢斯-尼亚萨野生动物走廊内扩大可持续社区林业的主要障碍。其目标是保护世界上一些濒危物种,并带给当地七个社区充足的收入,让他们能够支付管理当地森林保护区的全部费用,确保天然森林获得长期保护。

这片森林中有两个国家级大象迁徙走廊穿过,非洲现存的过半野狗也栖息在这里。当地森林中的其他主要濒危哺乳动物包括非洲狮子、豹和河马。

飞翔的鹰

吉尔吉斯斯坦南部费尔加纳谷

该项目与自然保护慈善机构动植物国际组织 (Fauna & Flora International,简称 FFI)合作,重点保护位于费尔加纳谷的野生果林和坚果林。

位于中亚的这些森林对于全球自然保护具有重要意义,但是它们的面积已经大幅减少,而且每年还在继续呈下降趋势,许多物种已经濒临绝种。原始森林面积仅存 5-10%。

我们与 FFI 合作,联合当地社区、林业单位和地方政府,通过种植、保护和再生举措保护当地濒危树种。他们的工作重点是弥合支离破碎的森林,增加 1 万颗树木并提高森林之间的连通性与生态健康。

树上的无尾熊

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努萨

近来,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毁林情况越发严重。Noosa Biosphere Community 是一个积极保护无尾熊及其栖息地的生态团体。虽然整个澳大利亚的无尾熊数量都有所下降,但尤以昆士兰最为严重,主要是因为毁林开荒造成无尾熊栖息地被破坏,还有森林大火的因素。

我们希望支持这个项目并引起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重视无尾熊栖息地所面临日益严重的威胁。我们通过 5 万英镑资金帮助努萨启动了一个 10 年项目,提高社会关注并资助 12,000 颗桉树(无尾熊的食物来源!)的种植。该项目帮助超过 30 万平方米荒地重新恢复成无尾熊的栖息地,这里未来将形成一个连通东北部残余植物群落的走廊。

河谷

英格兰格洛斯特郡瓦伊河谷

在英国,我们与 The Woodland Trust 林地保护慈善组织合作了一个项目,在瓦伊河谷 (Wye Valley) 和迪恩森林 (Forest of Dean) 帮助保护并连通古老的林地。The Woodland Trust 是英国林地保护慈善组织领军机构之一,他们的目标是改善生物多样性,提升林地带给人们的享受,并突出森林在清洁空气和水源、储碳、防洪和有利身心健康方面的作用。

改善瓦伊河谷和迪恩森林之间的连通性能够在英格兰创建一个大型生态系统,同时,通过重新引进松貂可以帮助这一地区实现重新造林的长远目标。

豹的脸

亚美尼亚阿拉拉特省高加索野生动物保护区

世界土地信托 (World Land Trust) 正在与野生动物和文化资产保护基金会 (Foundation for the Preservation of Wildlife and Cultural Assets,简称 FPWC) 合作,在高加索南部地区帮助恢复第一个私人保护区。该地区的栖息地面临两大严峻威胁。一是肆意的狩猎和偷猎导致极为稀有的物种被杀。二是非法采伐、植物采集、过度放牧和人为引起的森林火灾导致野生动物栖息地的退化和破坏。

社区参与是这个项目的核心。租赁土地用于保护所得的收入将回馈给改善道路、照明基础设施和当地学校等社区发展项目。

猫的脸

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拉特纳吉里区西高止山脉

西高止山脉 (Western Ghats) 是一个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地区。我们募集了 10 万英镑用于保护 280 万平方米栖息地。西高止山脉沿印度西海岸绵延 1,600 公里。它们的形成年代比喜马拉雅山脉更久远,极高的生物多样性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300 多种全球濒危物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出现在这里,包括大量亚洲象、老虎和世界上最小的猫锈斑豹猫!该区域森林和生物多样性面临的主要威胁来自于因当地大力支持腰果和芒果种植、伐木、建筑以及森林养护缺乏执行和管制而造成的毁林。

熊的脸

厄瓜多尔萨莫拉钦希佩省南加里扎州

南加里扎保护区坐落于地球上物种和文化最丰富的地区之一。南加里扎有各种各样的濒危物种,其中一些只存在于厄瓜多尔和秘鲁交界的这个地区。保护区中的濒危哺乳动物有美洲豹、山地膜、豹猫和眼镜熊。

非法采伐、无节制采矿和兴建一条穿越该地区的新公路造成毁林,对保护区构成了极大威胁。矿场的数量增加也使污染的风险更高。世界土地信托正在致力于通过购买受威胁的森林来扩大厄瓜多尔南加里扎保护区的面积。

黑猩猩的脸

卢旺达纽恩威国家公园

卢旺达东南的纽恩威国家公园(Nyungwe National Park,简称 NNP)是该国面积最大、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保护区。这里有 200 多个不同树种;85 种不同的哺乳动物;13 种灵长类动物(包括东方黑猩猩);278 种鸟类;32 种两栖动物和 38 种爬行动物!我们联合 NNP 募集了 10 万英镑,保护 66 万平方米栖息地。